移动版

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58同城被“堵门”冤不冤

  58同城被“堵门”冤不冤

  互联网公司采取措施来治理平台上的不合规现象,本属责无旁贷的业界常态;而为何此次被处罚的用户,与58同城之间爆发此等冲突

  作者:法治周末记者 李含

  最后更新:2016-06-14 23:10:16

  来源:法治周末

  资料图。

  专家认为,58同城作为分类信息网站,责任相较于一般的电子商务平台而言更低。而其对待违法信息发布者的态度,是在积极治理平台上的不规范现象,应当予以肯定

  法治周末记者 李含

  男男女女十几个人,堵在了大厦的闸机口开始闹事,不光阻碍员工进出,还动手打人,西瓜皮、泡面、臭豆腐……泼洒得满地都是,直至报警,警察劝离方才收场——如此混乱狼藉的场面,出现在5月30日58同城总部大厦的门前。

  事件的起因,源自一家疑似黑职介公司的账号遭到58同城冻结、要求重开账号未果。

  互联网公司采取措施来治理平台上的不合规现象,本属责无旁贷的业界常态;而为何此次被处罚的用户,与58同城之间爆发此等冲突?

  专家表示,无论从商业运营还是法律责任的角度,互联网企业自发开展平台服务治理活动,都有其根据;而在服务协议已经约定好双方权利义务的前提下,互联网企业与用户都应本着诚实信用的原则开展相应活动,产生纠纷也应当在法律的框架下去解决,而非采取违法、暴力手段反映诉求。

  58同城冻结“黑职介”账号

  “一家名为北京京冀伟业劳务派遣公司的职介公司,在58同城上发布大量名企招聘的虚假信息,被用户多次投诉。”58同城相关负责人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,十余名闹事男女,均来自这家职介公司。

  法治周末记者查询得知,北京京冀伟业劳务派遣公司是一家经营范围为劳务派遣、劳务外包、短期工、临时工等服务的职介公司,据其官方网站上介绍,目前已经向好丽友、京东商城、中电熊猫晶体、聚美优品、京东方、顺丰快递等企业输出了劳务人员万余名。

  58同城相关负责人向法治周末记者出示了多名求职者的投诉资料,反映京冀伟业公司在向他们介绍工作时,收取了50到100元不等的费用,名义为介绍费或照片费。

  “我去他们公司面试,登记了一些信息后,就让交50元照片费。给照了张照片后,说3天之内一定会给我打电话,介绍合适的工作。可是3天之后,不仅没有电话打来,我打电话过去问他们,还说要再等等,理由是资料正在审核中。和我一起参加面试的人挺多。”李明(化名)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了他在京冀伟业公司求职的经历。而从投诉资料上看,李明的遭遇并不是个案。

  不过,京冀伟业公司的负责人可不这么认为。他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,5月30日,公司员工确实前往58同城总部大厦,只是因账户遭冻结一事去与58同城方面沟通、反映诉求。

  “我们公司花钱在58同城上注册企业账号,并购买了付费业务来发布招聘信息。但现在我们的账号被冻结无法使用,钱款也没有退还。”该公司负责人说,他们与58同城之间签订了合同,营业执照等文件也都齐全,是一家正规企业。

  对于有用户投诉其违规收取费用的问题,该公司负责人解释称,公司每次为求职者介绍工作时,会暂扣求职者50元的资料费用,不久后便会返还。

  而这样的说法,遭到了投诉求职者的质疑。“在这家公司进行面试时,给我照了张照片,就收了我100元钱。最终由于没有介绍到工作,问他们要回这100元时,就说是洗照片的钱,不给退。”王强(化名)在他的投诉中这样写到。

  “据我们调查,该职介公司向求职者所收取的这些费用,最终均未归还,且安排工作存在欺诈行为。经58同城信息安全部同事核查属实之后,于5月10日冻结了其账号。”58同城相关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该职介公司5月以来被用户投诉数量达51起,投诉其收取招聘费用、虚假招聘的次数达10余次,是典型的以求职为名收费为实、以坑害58同城求职者牟利的“黑职介”。

  服务协议明确网站治理权限

 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,对在其网站上开展招聘活动的企业,58同城有着明确的合规要求,如果被用户投诉收费、扣押身份证、冒名名企招聘,58同城可删除信息和公司资料,并锁定账号;而在58同城的“帮助中心”页面上,关于职介的介绍中,有关“服务与收费”一项里用红色字体提醒着,“任何在介绍成功前收取中介费、服务费、会员费、服装费、建档费等各种费用的均为非法收费行为”。

  北京邮电大学法律系副教授、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谢永江认为,分类信息网站上存在大量的交易信息,不能苛求所有信息都是真实可靠的,但像58同城这样的网络服务提供者,应当承担一定的网络安全保障义务,通过采取必要的安全管理制度,来应对违法诈骗信息的存在。

  “一般而言,网络服务提供者打击违法诈骗信息的渠道主要有两条:一是通过用户的举报来了解情况、发现问题;二是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来对平台上存在的明显违法信息进行过滤,并辅以人工筛查的方式来精准确认。”谢永江介绍。

  法治周末记者在58同城的使用协议中看到,第四条明确规定,用户不得“违背58同城页面公布之活动规则,包括但不限于发布虚假信息、作弊或通过其他手段进行虚假交易”;而对于这样的违规行为,也明确规定“58同城有权采取相应措施,包括但不限于直接屏蔽、删除侵权信息、降低您的信用值或直接停止提供服务”。

  北京大悦律师事务所律师梁宏刚认为,分类信息网站上的信息发布者,如同入驻市场的商户,必然需要遵守市场方的规则及签署的协议,不得任意而为,“信息发布者与58同城之间存在使用协议,属于合同关系,如果一方违约,另一方可以按照合同约定采取相应的措施”。

  不过,梁宏刚也提到,类似于“黑职介”这样的称呼,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用语,58同城作出这样的认定,必须掌握足以支撑该论断的证据,否则可能涉嫌侵犯企业的商誉,“建议在相关职能部门作出认定之前,谨慎断定这类中介机构的性质”。

  “闹事”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

  近年来,随着网络服务的不断发展,不法行为日渐增多,作为创造服务环境的第三方网络服务提供者,往往需要作为裁判者来应对平台上服务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矛盾,并对一些违法违规行为采取必要的惩戒措施;而这样的惩戒措施,也会不时招来被惩戒者的激烈反抗。

  在此次58同城遭到账号被冻结方闹事之前,2015年6月,网络约车服务软件Uber也对涉嫌刷单作弊的司机进行封号,而遭到被封号司机的围堵和打砸。

  广东金融学院法学所所长姚志伟表示,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治理行为常常招致不满,也有一定的现实因素:“一方面,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惩戒措施往往以格式合同的形式存在,在这个层面上,用户确实处于弱势的地位;另一方面,由于很多网络服务提供者都是运用技术手段、通过自己建立的一套算法模型来判断违规行为,而这样的模型出于商业机密、避免被人为规避等原因难以公之于众,导致一些用户不知其哪些具体做法遭到惩罚,从而心生不满。”

  但姚志伟也指出,这两个因素,是目前互联网行业所存在的普遍性问题,不能以此来限制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治理权限,否则对于行业环境的净化而言,将是非常大的冲击。

  “从性质上来看,58同城作为分类信息网站,参与平台上用户之间的交易程度更低、对相关信息的控制力更弱,因而其责任相较于一般的电子商务平台而言,也更低一些。”姚志伟表示,“而从58同城对待违法信息发布者的态度上来看,是在积极治理平台上的不规范现象、履行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法律和社会责任,应当予以肯定。”

  谢永江认为,无论存在怎样的理由,通过闹事等线下暴力方式,来向网络服务提供者施加压力、进行所谓的“维权”,都是应当严厉打击的违法甚至犯罪行为。

  梁宏刚介绍,任何人都无权冲击他人的办公场所,这种做法轻则违反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,重则涉嫌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。

  建议制定行业“最佳做法”

  梁宏刚表示,网络服务提供者与用户之间,通过服务协议建立合同关系,受合同条款的约束,双方应当本着诚实信用原则,友好协商处理纠纷,如果协商不成,任何一方可采取诉讼或仲裁方式解决纠纷。

  “如果用户对58同城冻结账户的做法存在疑议,完全可以主张58同城违约,并要求赔偿损失。”梁宏刚说。

  姚志伟在谈到网络服务提供者惩罚违规用户时指出,无论是被人为举报还是算法模型自动判断,都存在误伤的可能性,因而网络服务提供者在畅通消费者维权渠道的同时,也要给予被惩罚者有效的申诉机制,避免让无辜者遭到不必要的损失,有利于更好地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。

  “实事求是地来说,拥有一定治理权限的网路服务提供者,确实存在作恶的可能。在这一点上,除了按照法律所规定以及合同所约定的纠纷处理机制来解决问题外,更多的还是需要依靠行业自律。”姚志伟表示。

  面对互联网企业的治理责任问题,谢永江建议,可以由行业协会、龙头企业来制定所谓“最佳做法”,明确在特定情形下的互联网企业应当如何操作。

  这样的做法,在我国互联网领域中,已经有所实践:一些行业的互联网企业,已经根据所在行业的特性,制定公约、倡议书等行为准则,积极开展行业自律,如《互联网终端软件服务行业自律公约》《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自律公约》等,明确了网络服务提供者在开展日常经营活动时要遵循的准则。

  “比如用户的哪些行为涉嫌违规、对于违规行为要如何判定、出现违规行为后应当如何处理,都可以形成行业标准,以起到示范作用。相比于法律的原则性规定,这些标准可以更加细化、更具操作性。在这一点上,大型互联网企业应当承担起一定的责任,引导行业自律的向前发展。”谢永江说。

进入【新浪财经股吧】讨论

(责任编辑:admin)
    Copyright © 2011 -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