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版

主页 > 最新资讯 >

美科学家:探测火星没必要设禁区

本报记者房琳琳

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(NASA)“好奇”号火星探测车自从2012年到达火星盖尔陨石坑,已经在此挖掘了岩石样本,希望找到火星生命存在的证据。但现在,它或许没有机会继续调查火星微生物是否存在的证据了。

从轨道探测器发回的盖尔陨石坑图像看,其中有神秘的黑暗条纹,这似乎是季节性水渗透的结果。按计划,未来几年“好奇”号应继续探索这一地区。

但是,NASA行星保护办公室表示,可能会阻止“好奇”号造访黑暗条纹处。该办公室以保护地球微生物不会在其他星体殖民为己任,它担心“好奇”号会污染这一特殊地区,因为火星车在发射前没有进行彻底的灭菌工作。

然而,科学家们对此并不买账。8月初,康奈尔大学行星科学家阿尔杯托·费恩与同事在《天文生物学》杂志上发表言论称,此举没有任何意义,因为人类总归是要登陆那里的。“我们需要在人类到达之前,仔细而全面地调查火星的特殊区域”。

《科学》杂志日前发文,对这一尴尬局面表示关切。

行星保护办公室将迁址又换将

7月,NASA宣布,将行星保护办公室迁往其设在华盛顿特区的安全和任务保障办公室,这里更有利于经由工程实践验证各种假设和提议。

作为行星保护办公室负责人,卡西·康利将面临竞争,对灭菌要求不太严格的人或许替代他的职位。

同时,今年年底,美国国家科学院、工程院、医学院将会对行星保护办公室的工作方式进行全面考察,看其秉持的原则是否符合当前的科学规律。

今年晚些时候,NASA可能举办一个对火星特殊区域重新定义的研讨会,火星上所有热带和潮湿地区都将不再是禁区。

习惯了作为“反面”角色存在

上世纪70年代,“维京”号着陆器是唯一一次进行了彻底清洁,以最高标准保护行星的任务。他们在一个专用的巨型烤箱中烘烤以达到灭菌目的,而这样做的结果是,用去了任务成本的10%。

康利说,从那时起,研究人员就抱怨行星保护办公室,好像它总是让各项任务的成本增加而负担更重,“人们习惯了有一个反面人物”。

http://www.citicfunds.com/kB6oXVqQdD/9291383559.html